中秋之夜蒙牛换帅 蒙牛“中粮系”印记被“达能系”逐渐代替
来源:和讯网 发布时间:2016-09-19 11:28:37

中秋之夜,蒙牛换帅。供职蒙牛四年的孙伊萍卸下总裁一职后,由拥有丰富奶粉行业工作经验的卢敏放接过了这一棒。换手如换刀,在行业人士看来,孙伊萍的辞职以及卢敏放的接手,意味着在未来的日子中蒙牛“中粮系”印记被“达能系”逐渐代替,股东们更加希望借助卢敏放的经验发力奶粉业务板块的同时阔步国际化。然而,对于卢敏放而言,蒙牛不是达能的某一个奶粉业务支线,而是一盘业务条线复杂、人员构成复杂的棋,在净利润下滑、与行业老大之间的差距日渐拉大的当下,如何下棋考验着卢敏放,也考验着他背后的达能系。

蒙牛乳业 14.84 -2.75%

“达能系”接手

孙伊萍的辞任于蒙牛而言意义深远,更多的原因在于孙伊萍所代表的是蒙牛背后的第一大股东中粮,孙伊萍的到来意味着蒙牛贴上了“中粮系”的标签,而孙伊萍的辞任以及卢敏放的接任则暗含了“达能系”印记更浓的信号。

四年前,孙伊萍接受时任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的钦点,接替杨文俊出任蒙牛公司总裁,也为蒙牛开启了继牛根生、杨文俊之后的第三代领导班子掌管时期。对于孙伊萍时期的蒙牛发展路径,蒙牛在公告中指出,四年多来,孙伊萍带领蒙牛团队持续推进“国际化+数字化”双轨战略,重点打造明星品牌,专注提升产品品质,液态奶和酸奶的市场份额继续保持行业第一。

在行业人士看来,孙伊萍时期的蒙牛最大的动作在于引入国际战略投资者,这也将蒙牛进一步推向了国际化。2012年6月,孙伊萍出任蒙牛总裁后不久,引入欧洲第一大乳企爱是晨曦,成为蒙牛第二大股东;不久后的2013年,蒙牛与达能展开了密切合作,再到2014年蒙牛向达能定增6.6%的股份,配售结束后达能持有蒙牛9.9%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也为后续的蒙牛、达能两家公司在雅士利的业务板块上展开合作奠定了基础,也为如今卢敏放出任蒙牛新掌门人做了铺垫。

在国际化的同时,蒙牛在孙伊萍执掌期间还先后收购了雅士利,成为现代牧业单一最大股东;去年雅士利又宣布收购因恒天然肉毒杆菌乌龙事件影响而连年亏损的多美滋中国业务。

由于孙伊萍在未任满之前请辞,有行业人士猜测认为系列并购引发的业绩落差可能是孙伊萍离开的原因,也有声音认为宁高宁离开中粮,让孙伊萍也有了请辞的想法,不过无论猜想如何,蒙牛目前已经进入卢敏放时代。

“卢敏放接过了蒙牛帅印,最强烈的一个信号是蒙牛身上达能系的烙印会越来越厚重。”在一位不具名行业人士看来,卢敏放服务达能超过十年的工作经历以及形成的风格在蒙牛未来的发展中将会不断渗透并释放。

卢敏放能带来什么

卢敏放在达能工作期间最为业内津津乐道的成就就是将多美滋这个奶粉品牌一手做大,销售额冲到了中国奶粉业务第一的位置。2013年12月卢敏放从多美滋中国区总经理职位升任达能纽迪希亚大中华区副总裁,并于2015年初担任雅士利总裁,这一调整在当时也被看做是,雅士利欲借助卢敏放丰富的奶粉行业经验和对中国奶粉市场的深入了解,打一场翻身仗。

在担任雅士利总裁一年多后,卢敏放如今接了更大的盘子。相比雅士利和多美滋,蒙牛业务结构更为复杂,涉及的业务范围更广,进入卢敏放时代的蒙牛,又能有何种变化?卢敏放又能为蒙牛带来什么福利?

有行业人士透露,中粮集团推荐、蒙牛董事会一致通过卢敏放出任蒙牛总裁一职,可以窥见蒙牛股东们对卢敏放寄厚望于两点:首先,希望卢敏放在奶粉业务板块上有所突破;其次,在国际化的道路上再进一步。

奶粉是蒙牛这几年最为重视的业务板块,从收购雅士利到接盘多美滋,蒙牛一直试图通过收购来补齐短板。虽然雅士利和多美滋都是奶粉企业中的老品牌,但是由于内外部多重原因,仍然与其他国内奶粉企业有着一定差距,更在外资的强势攻入之下,市场份额和地位不断下滑。以多美滋为例,蒙牛今年曾透露多美滋去年净销售额为4.17亿元,净利润亏损额达到了8.39亿元,与2012年56.83亿元的销售额有了较大差距。而纵观其他国产奶粉品牌,伊利奶粉业务2015年依然是国产奶粉中的行业老大,飞鹤2015年的销售额已经超过70亿元,后起之秀君乐宝也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

“蒙牛的奶粉业务板块与其他国产奶粉存在差距,而国产奶粉整体上也与外资有一定距离,惠氏在2015年实现了百亿元以上的销售收入,这也是国产奶粉所追赶的目标。这意味着蒙牛的奶粉业务板块有增长空间,但依旧任重道远。”有接近蒙牛的人士称。

喜忧参半

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接棒雅士利让卢敏放有了进入蒙牛的踏板,然而也有行业专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卢敏放的接棒出乎意料。“卢敏放无论在多美滋、雅士利还是达能,都没有独立操盘过蒙牛这样庞大的盘子,他更加擅长于做奶粉业务板块,而蒙牛的重头是液态奶,因此如何理顺内部体系和外部环境,都是巨大的挑战。”上述接近蒙牛的人士坦言。

更有企业人士称:“卢敏放接棒蒙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股东们协商的结果,这中间达能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卢敏放的背后靠山依旧是达能,在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之前,股东们选择了暂时信任达能。”基于这样的分析,更有市场猜测认为,卢敏放只是蒙牛的过渡之选,待到有合适人选,不排除再度换帅的可能。

行业人士对于卢敏放的担忧来自于蒙牛现在的业绩表现所带给他的压力。 蒙牛2016年中报显示,上半年营收272.572亿元,相较于2015年上半年255.64亿元,增长6.6%。其中,不含雅士利,集团收入增长7%至261.047亿元。公司拥有人应占利润同比下降19.5%至10.773亿元。横向比较,另一家乳企伊利上半年录得接近299亿元的营收,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净利润则为32.11亿元,同比增长20.63%。

而回望过去几年,2007-2010年蒙牛曾连续四年超过伊利,然而从2012年开始势头扭转,蒙牛被伊利反超且差距越来越大。

“孙伊萍的辞职与业绩承压或多或少有关系,这也为下一任提出了更艰巨的任务。如何能够让营收和净利润持续保持增长,如何与伊利之间的差距都是蒙牛新领头人的压力所在。”行业人士指出,卢敏放需要发力的并非奶粉这一单一板块,而是要聚焦全盘。“对于这一点,行业信心不是十足。换帅意味着人员的更迭,下一步蒙牛依旧面临总裁更换引发的新一轮人事调整,在发展的关键时期经历换帅甚至是发展思路的变更对于蒙牛而言并不是利好。”另有企业人士坦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