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韩企先后“摔跟头” 韩国经济如何受影响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19 11:34:39

新华网北京9月17日电乐天、三星、韩进,这三家韩国企业的日子最近不太好过。

乐天深陷非法集资案的调查之中,上月底副会长李仁源在首尔的一片树林里自缢身亡;这月初,先是三星Note7手机因电池起火被召回,再是韩国最大海运公司韩进海运放出消息,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宣布对其启动破产保护后,公司数艘船只在全世界范围内被港口拒绝靠泊,只得漂泊海上。

三大韩企先后“摔跟头”,暴露的是家族式集团管理的弊端,影响的是本就发展失衡的韩国经济。

【兄弟阋墙 所用非人】

若问乐天、三星、韩进的最大共同点是什么,莫过于这三家韩企都是家族式企业。再若问起最近这三家韩企为何频频出事,且不说三星Note7电池自燃的原因,乐天副会长自杀、韩进海运走向破产,都和家族式管理的弊端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乐天副会长李仁源自杀背后,其实还有一出兄弟阋墙的“逼宫戏”。

今年6月以来,韩国检察机关怀疑乐天创始人辛格浩及其次子辛东彬涉嫌挪用公款、渎职及逃税等。长子辛东主便想利用这个机会“逼宫”,挑战目前乐天实际控制人辛东彬的统治地位。

这是2009年12月30日,韩国乐天集团副会长李仁源(右)和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在韩国首都首尔出席乐天集团旗下一家银行开业典礼的资料照片。 (新华社/美联)

这是2009年12月30日,韩国乐天集团副会长李仁源(右)和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在韩国首都首尔出席乐天集团旗下一家银行开业典礼的资料照片。 (新华社/美联)

韩国检察机构已经带走了乐天营私舞弊的众多资料,令倒彬派气势大盛。但就在副会长李汇源应接受检察机关传唤调查的前一天,他在首尔京畿道杨平郡的树林里上吊自杀,这令乐天非法资金案局面更加扑朔迷离,乐天或将面临创建以来最大危机。

英国广播公司分析称,乐天这一事件正好体现了韩式家族企业运营模式上的缺陷。

再看韩进海运,截至今年6月底,该公司累计负债额达到约6万亿韩元。仅今年上半年,韩进海运净亏损额就超过4730亿韩元。

这是9月3日在韩国仁川拍摄的韩进海运集装箱码头。 (新华社/法新)

这是9月3日在韩国仁川拍摄的韩进海运集装箱码头。 (新华社/法新)

表面上韩进海运的落败归咎于全球贸易放缓,但真正的症结还是在家族式企业的管理运营模式上。

举例来说,韩进海运前会长崔恩英(音译)是韩进海运赵氏家族的一名遗孀,她曾在2007年至2014年间任韩进海运会长。今年6月,崔恩英因做空公司股价被检察机关起诉。

“崔恩英没有任何专业知识,也不了解行情,崔恩英被选为会长只是因为她是赵氏家族中的一员,”首尔法律商业研究中心李池洙(音译)律师说,“这是典型的韩式家族企业做法。”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朴键一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大批韩国家族式集团倒闭。如今的全球经济形势疲软,家族式集团的弊端再次凸显。

许多韩国家族集团呈现出“章鱼”式发展,涉足多个行业,成立多个子公司,通过相互抵押进行贷款。但只要其中一环出现问题,全盘皆崩。

【打击信心 创伤经济】

乐天会长自杀、三星手机起火、韩进海运亏损,这三件事对韩国经济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目前世界多国禁止在飞机上使用Note7手机,美国已宣布召回三星这款手机;乐天非法集资案仍在持续发酵中,《韩国先驱报》称,韩国检察机关将在中秋节后传唤辛东彬。

8月11日,在韩国首尔的三星Note7手机发布仪式上,一名模特手持这款手机。(新华社/路透)

8月11日,在韩国首尔的三星Note7手机发布仪式上,一名模特手持这款手机。(新华社/路透)

乐天、三星两件事沉重地打击了韩国国民对本国企业的信心,而对韩国经济造成直接冲击的要属韩进海运走向破产。

分析人士指出,在拉动经济的“三架马车”中,韩国在投资和消费方面已经基本饱和,长久以来主要依赖对外贸易。物流是贸易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而韩国物流支柱韩进海运倒闭,势必导致贸易产业链的断裂,创伤韩国经济。

朴键一指出,韩国企业负债率普遍较高,韩进海运的负债率更是超过800%。韩进海运债台高筑,全球范围内的多个港口选择了“闭门谢客”。

面对这样的一个无底洞,韩国政府也难以出手,韩进海运的困境在半年内都很难解决。

受韩进海运的影响,韩国政府原定的税收计划无法完成,就连在上月底通过的2017财年预算都有可能就此更改,”朴键一说。

9月3日,在韩国仁川,工人从韩进海运集装箱码头走过。 (新华社/法新)

9月3日,在韩国仁川,工人从韩进海运集装箱码头走过。 (新华社/法新)

不仅如此,韩进海运作为全球第七大海运公司,破产一事甚至已经波及其他国家。

《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月初报道,随着圣诞购物季临近,美国零售商正在加紧囤货,韩进海运陷入破产败局,可能影响他们备货。他们已要求美国政府对这场危机予以干预。

猜你喜欢